肿瘤患儿口中的“郑妈妈”:如果再选一次还选儿科

发布日期:2019-01-08 14:15:37   阅读次数:1200次

m1.jpg

名医湖南 · 开篇语


“唯楚有材,于斯为盛。”医,材之一。

大医者,始于心诚,成于精湛。


三湘大地,历代名医层出不穷,初有炎帝神龙氏尝百草葬于茶山、张仲景长沙坐堂、孙思貌采药于龙山……


一代又一代医学大家践行着医者誓言,用大医精诚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传承医者之魂。


没有惊天动地的豪言,却在脚踏实地默默奉献;没有怨声载道的感慨,却用水滴石穿的信念在砥砺前行。


今日起,湖南省医院协会推出《名医湖南》栏目,讲述湖湘名医有温度的行医故事,谱写医者的勇于担当的医者信念、无私奉献的医者情怀,以彰显医者大爱以勉励后世继承和发扬。


这恰如其分,也正当其时。

● ● ● ● ● ● ● 

z1.jpg

12月17日上午,在湖南省儿童医院血液内科,6岁多的轩轩坐在病床上,科主任郑敏翠教授正为他检查身体。检查完身体,郑敏翠伸出大拇指为轩轩加油,轩轩回应一颗小心心。


郑敏翠是湖南省儿童医院血液内科主任、主任医师,中山医科大学医学专业毕业后,毛遂自荐来到省儿童医院,选择成为一名儿科医生。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会选儿科。”在郑教授所在的血液内科,每天面对的是重症患儿,这位肿瘤患儿口中的郑妈妈,从医30多年来,对于儿科事业仍钟爱如初。她说,家长倾尽所有选择相信医生,作为医生,如果不负责对不起这个职业,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必须要尽100%努力去争取,带着孩子跑赢死神。

● ● ● ● ● ● ● 


大学毕业毛遂自荐选儿科,

再选一次还会选儿科

说起为何学医,郑敏翠教授打趣说,首先是因为成绩好,成绩不好没办法考进医学院。高中毕业时,数学老师建议她选数学专业,化学老师建议学化学,“生物老师说,女孩子学医蛮好的。”

z2.jpg

郑敏翠老家常德,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三个弟弟,其中两个弟弟不幸夭折。有个弟弟在8岁时得了白喉,当时农村医疗条件差,两个弟弟都没能撑到县城医院,“放到现在还是可以治好的。”


“小时候的经历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郑敏翠坦言,那时心里在想,如果当一名医生能够治病救人的话,应该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最终,高考填志愿,她毅然选择了医学专业,如愿进入了中山医科大学。


提到为何当一名儿科医生,郑敏翠说,主要是自己很喜欢小朋友,没结婚时同事家生了小孩,下了班就跑人家里去帮忙带,路上看见孩子都会多望两眼,“我喜欢小孩都到了这种程度。”


“只要有机会去儿科实习,我肯定冲最前面。”郑敏翠回忆,对于孩子的热爱是出于心底的,真的很纯粹,大学实习有两个月时间可以自由选科室,她再一次选择了儿科,“所有同学都认为我一定会做儿科医生。”


大学毕业后,为了进医院,用郑敏翠的话说还找了“关系”。她回忆,当时在同学陪同下,她来到了院长办公室毛遂自荐。当时院长特别热情,也特别有气场,属于典型的专家型领导,这也让她坚定要留在医院。


“当时我从没想过累不累,待遇好不好。”因为对孩子单纯的爱,1987年大学毕业后,郑敏翠选择了刚筹建的湖南省儿童医院,全身心投入到儿科工作中。在她看来医生都很辛苦,不论哪个科室,儿科只是其中一个,“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还是会选儿科。”

z3.jpg

● ● ● ● ● ● ● 


孩子口中的“郑妈妈”,

家长信任必须付出100%努力

郑教授回忆,当时她刚到医院时,只有一栋楼她在七病室,那时病房是无陪的,没有家长陪同。医护人员除了给孩子治病,还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


“那时一点都不觉得辛苦,每天都很有干劲。”郑教授说,除了做医疗方面的工作,一有空闲她就去病房照顾小孩子,帮他们穿衣服、喂饭,做一些简单的护理。那种工作状态感觉是一种享受,并不是一种负担。


每天到了下班时间,也成了郑教授另一工作的开始,病房小朋友拉着她的衣角玩闹、撒娇,感觉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很亲密,小患者们也给她起了个很亲切的名字“郑妈妈”,“病房里找到一件无主的衣服,我基本一眼能看出是谁的。”


与普通儿科病房不同的是,郑教授所在的血液内科病房,面对的都是病情严重的患儿,医生如何自我调节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技能。

z4.jpg

“病人如果都能治好,再苦再累都觉得值。”郑教授说,但是医生毕竟不是神仙,何况都是重症患儿,很难避免生死离别,这时医生的情绪会影响到家长,也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状态。有时和年轻医生谈谈心,给患儿家属一个拥抱也算是一种宽慰,调整好个人状态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


有同事曾和郑敏翠开玩笑,说他们的工作更有成就感,因为可以很快的把孩子的疾病治好。但在她看来,能把患这么严重病的孩子治好更有成就感,只要尽了最大努力,其实一切都值了。


“有家长和患儿的信任,必须要尽100%努力。”郑教授说,对于肿瘤患儿来说,他是一家的希望,一家倾尽所有拿出所有家当来救孩子。作为医生,如果不负责对不起这个职业,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必须要尽100%努力去争取。


● ● ● ● ● ● ● 

z5.jpg


郑教授介绍,目前儿童肿瘤有很多治疗技术,化疗也是日新月异,肿瘤治愈率正在迅速提高。今年11月16日,省儿童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揭牌,这标志着湖南最大规模的儿童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全面启用。


“对于我们来说,又多了一种治疗的手段。”郑教授说,这项技术已经很成熟,医院儿童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于2017年底开始建设,2018年9月建成并投入使用。中心设10个百级层流移植仓,仓外配套设置18张康复病床。


对于重型地中海贫血、难治或复发性白血病、淋巴瘤、先天性免疫缺陷病、遗传代谢性疾病等都可采用干细胞移植方式来治疗。以后,省内及周边省份需要做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儿童,手术治疗又多了一个选择。


郑教授提醒,儿童肿瘤早期征兆需引起重视,比如孩子出现不明原因的疼痛,比如关节酸痛、骨痛、腹痛、头痛等有时也是肿瘤的信号,有家长可能会误认为是生长痛。不明原因的出血,面色苍白,皮肤易出现出血点或紫斑,经常流鼻血或牙龈出血,也应注意白血病。

000.jpg








上一篇: 匡卫平:淬炼“顶上”功夫,诠释医者仁心
下一篇: 行善孚人望,宽宏德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