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伤与医疗损害赔偿,可以同时主张吗?

发布日期:2020-11-18 10:42:42   阅读次数:181 次

1111.jpg

裁判要旨



在第三人侵权并同时构成工伤的情况下,受害人或其近亲属既可主张侵权赔偿,同时又可主张工伤保险赔偿,但医疗费用、丧葬费、护理费、营养费等实际支出的费用除外。



案情简介



罗某之妻贺某(1959年2月7日出生)系某学校教师,于2012年2月20日上午因突感气促、胸闷,晕倒后被送至A医院就诊。经该医院心电图检查,结论为:窦性心动过速,ST-T改变。当日15时04分,转院至B医院就诊,门诊收入住院,入院告知书由贺某本人签署。入院后,B医院对贺某进行了胸正侧位透视及甲状腺彩色B超检查,入院记录对A医院心电图检查结论记录为:××窦性心动过速,ST-T段异常”,入院诊断为:1、心悸查因,甲亢性心脏病?2、甲状腺功能亢进;3、急性支气管炎。随后对初步诊断、常态下需作的检查及治疗和可能存在的危险向罗某进行了告知。B医院针对病情对患者进行了静滴与口服相应药物治疗。2月21日上午,B医院又对贺某进行了大小便、肝功能、肾功能、血脂、电解质、葡萄糖、甲状腺功能(三项)、血清癌胚抗原、血清甲胎蛋白、凝血三项等项目的检查。21日17时许,罗某带贺某回家,但对此是否经值班医师同意,罗某、B医院各执一词。当日22时20分许,贺某突发胸痛气促,后伴意识丧失,罗某即打120求救。120急救中心急送患者至C医院抢救,但因抢救无效,于23时40分宣布贺某临床死亡,死亡诊断为:××院前心跳、呼吸骤停,心源性猝死?”另查明,贺某被认定为因工死亡,某县工伤保险部门补偿其家属各项费用451668元。


后因协商不成,罗某故诉至法院,请求:B医院赔偿丧葬费36000元、死亡赔偿金4795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43874元、医疗费1689.37元、误工费10000元、交通费8000元,共计679143.37元。



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罗某虽然主张B医院对患者贺某的死亡应当承担医疗损害责任,但其在医疗行为过错、死亡原因以及医疗行为与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均未能完成举证义务,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本案的医疗损害责任已经构成,罗某应当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故判决驳回罗某对B医院的起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罗某在已获工伤保险赔偿的情况下,能否再请求医疗损害赔偿;2、B医院应否承担侵权责任,如构成侵权,责任比例如何确定;3、罗某的损失如何认定。


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的:“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罗某获得工伤保险赔偿后,仍然可以向B医院主张侵权赔偿,但医疗费用、丧葬费、护理费、营养费等实际支出的费用除外。


2、贺某家属在其死亡后第一时间自B医院复印的病历资料与B医院提交的经归档整理后的病历资料原件具有诸多不同之处,B医院虽解释系笔误、补签名、资料整理归档时进一步完善等因素所造成,但其中如数据的明显不一致、皮肤的完好与否,不是笔误、进一步完善所能解释,显有篡改的可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之规定,可推定B医院在本案中具有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罗某及患者均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患者病情急性发作后仍不顾安危回家休息,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应负主要责任;且在患者死亡后,其家属又未经尸检即将尸体下葬,导致死亡原因无法查明,是导致纠纷发生的根本原因。根据B医院的过错程度,本院酌情确定其承担10%的赔偿责任。


3、参照2014年度某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罗某的损失除工伤保险赔付之外有:死亡赔偿金468280元(23414元/年×20年),精神损害抚慰金酌情支持5000元。B医院应赔偿罗某51828元(死亡赔偿金468280元×10%+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故判决:一、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二、由B医院赔偿罗某损失51828元;三、驳回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后再审法院予以维持。



分析要点



1、职工受工伤后又遭受医疗损害的,其在获得工伤保险赔偿后,仍然可以向医院主张侵权赔偿,但医疗费用、丧葬费、护理费、营养费等实际支出的费用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的:“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亲属在获得民事赔偿后是否还可以获得工伤保险补偿问题的答复》中也明确“因第三人造成工伤的职工或其近亲属,从第三人处获得民事赔偿后,可以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向工伤保险机构申请工伤保险待遇补偿。”


本案中,尽管B医院认为贺某已获得工伤保险赔偿,其不应当再另行主张赔偿。但是,如上所述,职工获得工伤保险待遇的同时并未限制其向第三人主张民事赔偿的权利。需注意的是,医疗费用、丧葬费、护理费、营养费等实际支出的费用不能获得“双赔”。


2、B医院对其提供的贺某的病历资料原件与贺某家属提供的病历复印件在病历记录、护理记录、三测单、心电图等方面存在部分出入的事实,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应认定B医院有篡改病历资料的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一)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章以及其他有关诊疗规范的规定;(二)隐匿或者拒绝提供与纠纷有关的病历资料(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


本案中,罗某在贺某死亡后第一时间自B医院复印的病历资料(B医院并不否认该复印件的来源),与B医院提交的经归档整理后的病历资料原件,二者具有诸多不同之处。B医院虽解释系笔误、补签名、资料整理归档时进一步完善等因素所造成,但该解释无法自圆其说,如数据的明显不一致、皮肤的完好与否,不是笔误、进一步完善所能解释,显有篡改的可能,故可推定B医院在本案中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侵权责任。



防范要点



1、病历书写应当客观、真实、准确、及时、完整、规范。病历书写过程中出现错字时,应当用双线划在错字上,保留原记录清楚、可辨,并注明修改时间,修改人签名。不得采用刮、粘、涂等方法掩盖或去除原来的字迹。


2、医疗机构应当建立住院及门急诊病历管理和质量控制制度,严格落实国家病历书写、管理和应用相关规定,建立病历质量检查、评估与反馈机制。医疗机构应当保障病历资料安全,病历内容记录与修改信息可追溯。实施电子病历的医疗机构,应当建立电子病历的建立、记录、修改、使用、存储、传输、质控、安全等级保护等管理制度。 


3、发生医疗纠纷,患者死亡的,应当告知患者近亲属有关尸检的规定。医患双方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至7日。尸检应当经死者近亲属同意并签字,拒绝签字的,视为死者近亲属不同意进行尸检。不同意或者拖延尸检,超过规定时间,影响对死因判定的,由不同意或者拖延的一方承担责任。


上一篇: 冒充病友诋毁其他医院商业信誉,被罚10万元
下一篇: 医院财产能否进行抵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