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因交通事故诱发冠心病死亡的,是否应当考虑患者疾病的参与度

发布日期:2020-12-02 12:24:38   阅读次数:156 次

裁判要旨



本案中,余某自身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而冠心病属于疾病范畴,不属于人体的自身体质问题,且鉴定意见明确为“余某死亡原因系在冠心病基础上,因交通事故等因素诱发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故,交通事故不是造成余某死亡的唯一原因。因此,最高人民法院第24号指导案例与本案案情存在本质不同,二审判决适用该指导案例“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的裁判要点,认定余某身患冠心病属于其特殊体质问题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案情简介




2017年6月22日,江某驾驶一轻型仓栅式货车(同乘熊某、余某、余某腊)由A市驶往B市,行至某县境内时将车交由熊某驾驶。当日4时30分许,熊某驾车行至某公路K91+700米路段,车辆驶离路面翻下行车方向左侧的山坡,造成余某腊、熊某、江某受伤,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B市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医生到达现场,确认乘车人余某已死亡。2017年7月13日,经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余某死亡原因系在冠心病基础上,因交通事故等因素诱发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2017年7月28日,某省B市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熊某承担此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余某、余某腊、江某不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过错责任。


余某家属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熊某、江某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处理丧事人员误工费共计586367.5元;2.本案诉讼费由熊某、江某承担。




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有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余某的死亡结果并非可全部归责于本案交通事故,即熊某的行为并非是余某死亡的全部原因,余某自身具有冠心病的原因与本案交通事故相结合导致了余某的死亡,故应当相应减轻熊某的赔偿责任。一审法院结合鉴定意见,酌情认定熊某承担余某死亡15%的赔偿责任。故判决:一、熊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余某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47461.88元;二、驳回余某家属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最高人民法院第24号指导案例的裁判要点为: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本案中,交通事故发生后,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余某死亡原因系在冠心病基础上,因交通事故等因素诱发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虽然余某的个人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影响,但这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的过错,不应因个人体质状况对交通事故造成的结果存在一定影响而自负相应责任,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因此,依法应当由事故责任人熊某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原审判决以余某身患冠心病为由,酌情认定熊某承担余某死亡15%的赔偿责任属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故判决:一、撤销一审判决;二、熊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余某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579062.50元;三、驳回余某家属的其他诉讼请求。


再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余某自身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而冠心病属于疾病范畴,不属于人体的自身体质问题,且鉴定意见明确为“余某死亡原因系在冠心病基础上,因交通事故等因素诱发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故,交通事故不是造成余某死亡的唯一原因。因此,最高人民法院第24号指导案例与本案案情存在本质不同,二审判决适用该指导案例的裁判要点,认定余某身患冠心病属于其特殊体质问题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本院将案涉交通事故导致余某死亡结果的因果关系比例酌定为50%,即熊某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故判决如下:一、撤销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二、由熊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余某家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66356.25元;三、驳回余某家属的其他诉讼请求。




分析要点




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没有过错,其体质状况对损害后果的影响不属于可以减轻侵权人责任的法定情形,但重大疾病不属于该个人体质的范畴。


本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第24号指导案例中的被侵权人的特殊体质指的是年老型骨质疏松,系人体正常衰老发展过程的表现,故,被侵权人仍属于健康个体。该指导案例中,交通事故是造成被侵权人残疾的唯一原因,即交通事故与被侵权人的残疾后果具有完全的因果关系。而本案中,再审法院认为,冠心病属于疾病范畴,不属于人体的自身体质问题,故本案与第24号指导案例有本质的区别。冠心病系余某自身疾病且病变严重,而案涉交通事故仅为冠心病发作的诱发因素,本案交通事故与余某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不是完全的因果关系。虽然交通事故的发生仅是导致余某死亡的诱因,但余某的自身疾病并不会单独引发余某在交通事故发生的当日死亡。从车上人员的受伤程度及余某尸检所呈现的情况分析,若余某未身患严重疾病,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也不会单独引发余某的死亡,故系交通事故与余某自身疾病两者竞合,共同作用的结果导致了余某的死亡。


又依据鉴定意见“余某死亡原因系在冠心病基础上,因交通事故等因素诱发急性心功能障碍死亡”,再审法院认为交通事故不是造成余某死亡的唯一原因,故酌情认定案涉交通事故导致余某死亡结果的因果关系比例酌定为50%,即熊某应承担50%的赔偿责任。




防范要点




1、医疗机构在接诊有合并工伤、交通事故的患者时,病史采集时要特别注重该类事件相关情况的了解,以免应遗漏可能导致该患者损害的其他因素而惹火上身。


2、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3、当出现“多因一果”的医疗损害案件时,要根据原因力大小来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鉴定意见可以按照导致患者损害的全部原因、主要原因、同等原因、次要原因、轻微原因或者与患者损害无因果关系,表述诊疗行为或者医疗产品等造成患者损害的原因力大小。故造成同一损害原因力大小的认定,一般需要专业机构的鉴定。


上一篇: 医院财产能否进行抵押?
下一篇: 医美服务虽抢手,相关资质有没有?